孙承:从“价值观外交”到“积极的亚洲外交”——日本安倍、福田内阁亚洲外交的比较分析

  • 时间:
  • 浏览:1
  • 来源:5分快3_玩5分快3的网站_玩5分快3的平台

  [提要]安倍内阁推行建立“民主国家联盟”和“自由与繁荣之弧”的“价值观外交”提高国际作用,因其不合时宜的冷战思维而受挫;福田内阁在吸取教训的基础上实行以商务企业合作为主的“积极的亚洲外交”,进一步改善中日关系。安倍、福田亚洲外交的变化,反映了日本民族主义外交政策的曲折演进,从中可不都还都能能 看出日本要求提高外交自主性,却只能忽视美国的影响;重视同亚洲与生国的关系,有点是对华认识和对华关系开使出先历史性转折;对华外交的两面性将交替反映并随后 牵动中美日关系的调整。

  [关键词]安倍内阁、福田内阁、日本外交、“价值观外交”

  安倍、福田内阁交替,日本内外政策时要所修正。在对外政策方面,安倍内阁标榜的“有主张外交”,为福田内阁的加强日美同盟和同亚洲关系的“共鸣外交”所取代。就亚洲外交来说,安倍内阁的特点是“价值观外交”,福田内阁成立后提出要展开“积极的亚洲外交”。安倍、福田内阁外交政策的变化,反映了日本民族主义外交政策在国内外政治现实中由激进趋于理性的曲折演进,探讨你你是什么变化及其意味着,促使认识日本亚洲外交的其他涵盖趋势性的特点。

  一、安倍内阁的“价值观外交”及其挫折

  在冷战开使后的日本历届内阁中,安倍内阁的政策以具有较强的民族主义色彩而著称。在对外政策上,安倍内阁高举“有主张外交”的大旗,试图突破长期以来外交过低“自主性”的困局。

  806 年7 月,日本向联合国安理会提出的制裁朝鲜提案在经过修改后被通过,这使其受到鼓舞。9 月,安倍晋三在担任首相后的施政演说中充满自信地说:“我国外交基于新思维向有主张的外交转换的以随后 到了。”对于“基于新思维的有主张的外交”,安倍解释是:“进一步明确‘为世界和亚洲的日美同盟’,推进为在亚洲形成牢固的联系而作出积极贡献的外交。”[1] 一面坚持日美同盟,一面开展亚洲外交,这是日本外交一贯的原则,只能很多新意。值得注意的是,安倍将日美同盟的作用明确扩展到亚洲和世界的范围,同去强调日本在日美同盟的基础上要为在亚洲国家中建立两种联合展开积极的外交活动。你你是什么对外方针也可不都还都能能 理解为,日本要在美国的理解和支持下,在亚洲乃至世界发挥更大的外交作用。在807 年初的国会施政演说中,安倍进一步说明“有主张外交”的具体内容,即日本外交要以“与同去拥有自由、民主主义、基买车人权、法治等基本价值观的国家加强联系、构筑开放而富有创新精神的亚洲、为世界的和平与稳定做贡献为一根绳子 支柱,进一步推进真正为亚洲和世界和平做贡献的‘有主张外交’”。[2] 这段话的有另另十个 关键词是:价值观、亚洲、世界。通俗地说,“有主张外交”可是我要以价值观为招牌,扩大日本在亚洲和世界的影响。

  对“有主张外交”加以诠释的是外相麻生太郎806 年11 月80 日在日本国际现象研究所发表的演讲《打造自由与繁荣之弧》。在演讲中,麻生提出“价值观外交”和“自由与繁荣之弧”有另另十个 新概念,并把它作为日本外交的又有另另十个 新主轴。按麻生的解释,所谓价值观外交是“对于民主主义、自由、人权、法治以及市场经济等普遍价值,在推进外交时要给予淬硬层 重视”;所谓“自由与繁荣之弧”是“对于欧亚大陆外缘正在成长中的新兴民主主义国家,要把它们像纽带一样连结在同去”。麻生认为,为保证自身的和平、安定与繁荣,日本要和美国、澳大利亚、印度、欧盟等拥有同去思想和价值观的友好国家紧密团结在同去,同去也时要在欧亚大陆外缘努力打造“自由与繁荣之弧”。为实现你你是什么目标,日本从冷战开使后即开使向东欧、亚洲国家提供巨额援助,同那先 国家建立和保持密切的对话关系。麻生表示,在推行“价值观外交”方面要和美国、澳大利亚、印度、欧盟一道行动,不落人后。[3] 麻生的演讲是日本推行“价值观外交”的宣言书,也点明了“有主张外交”的具体内容。

  从安倍内阁的外交实践看,以“价值观外交”为核心的“有主张外交” 首很难建立以美、日、印、澳四国组成的“民主国家联盟”。807 年3月,日本与澳大利亚宣告《日澳安全保障联合宣言》,加强美、日、澳三边对话机制。8 月,安倍访问印度,在印度国会发表题为《两洋交汇》的演讲,重提“自由与繁荣之弧”构想,明确地说“日本与印度的全球性战略伙伴关系”是构成“自由与繁荣之弧”的关键,指出印度在安倍亚洲外交中的重要地位。值得注意的是,安倍在讲话中提出“扩大亚洲”的新概念。亲们说:“随后 日本与印度的结合,‘扩大亚洲’把美国和澳大利亚包括进来,就会发展成遍及整个太平洋的广大网络”。[4] 安倍的这篇讲话,把“自由与繁荣之弧”与“民主国家联盟”联系起来,说明两者之间的密切关系,并通过“扩大亚洲”的构想,描绘出日本要建立以同去价值观为基础的“大亚洲”的外交意图。但此后有另另十个 月,安倍辞去首相职务,“价值观外交”曲终人散。

  安倍内阁历时仅有短暂的一年,但提出以“价值观外交”为代表的“有主张外交”,反映了日本新民族主义者要求提高外交自主性和扩大外交作用的愿望。麻生甚至从日本历史中寻找根据,说明日本在当代西方民主、法制等具有普遍性的价值观方面丝毫不逊色于欧美国家,完整篇 有资格推行”价值观外交”。他认为,日本的民主主义开使19 世纪中叶的明治维新,法制传统则可不都还都能能 追溯到7 世纪大化改新颁布的“十七条宪法”和江户时代社会经济的心智心智成熟期期图片 图片 是什么是什么 图片 期期,日本是具有与西方国家同样“普遍价值”传承的“老字号”,完整篇 有资格并有决心推行“价值观外交”。[5] 冷战开使后,日本的新民族主义者突然要提高外交自主性。亲们认为,战后日本外交最大的缺憾是随后 坚持日美同盟而使外交缺少独立性、自主性。在冷战后的国际现实中,扩大外交自主性和发挥国际作用的手段之一可是我要提高在国际事务中句子语权、提案权,[6] “有主张外交”是日本民族主义外交诉求在实践中的具体体现,也是日本要提高在国际事务中的作用而采取的重要步骤,反映了进入新世纪以来日本外交思想和外交方针的变化。

  然而,在实践中“有主张外交”遭到冷遇的结局,反映你你是什么外交主张从根本上违背了亚太地区国际政治的现实,也说明日本要想实现真正的外交自主性还面临着可是我困难。对于日本提出的美、日、印、澳四边安排,澳大利亚学者明确指出这是两种针对中国的战略设计,认为确立另有另另十个 两种联盟关系的目的是遏制中国的崛起,被拉入四边安排将是两种极不明智的举动,冷战遏制的意味着太浓了。[7] 日本庆应大学教授添谷芳秀批评安倍内阁的“价值观外交”是基于保守冲动的外交口号,是忽视近邻国家的外交。[8] 自民党内有影响的人士说:“大多数专家都认为价值观外交随后 过时了。”[9] 而印度和澳大利亚尽管有日本的极力拉拢,但在公开宣告上却十分谨慎,反映那先 国家即使在地区安全现象上随后 会与日本位于其他共识,但可是我希望可是我而损害同中国的关系。正如807 年8 月21 日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安倍访印时,引用印度外交秘书的表述,“不应认为印度与日本的关系是以印中关系为代价的”。更值得注意的是,日本提出的“民主国家联盟”何必 完时要日本买车人的主张。有报道指出,你你是什么设想在807 年4 月举行的日美首脑会谈中得到美国总统布什的认可。[10] 时要报道披露,美日澳安全商务企业合作是经过美国副总统切尼之手促成的,[11] 而美国正在加强同印度的安全关系是近年来公开的秘密。可是我,安倍的建议不过是迎合美国的意图,协助其构筑有另另十个 遏制中国的安全架构,时要可是我说不上是那先 买车人的主张。这也是日本为了正确处理美国的猜忌和反对,尽量以配合美国战略的土辦法 ,曲折地表现买车人的外交主张和扩大国际影响。尽管只能,美国对日本新民族主义要求在外交上获得更多的独立性仍然给予淬硬层 的注意。安倍在访问印度时,特地去探望东京审判中力主日本战犯无罪的法官帕尔的后人并向帕尔表示敬意,明显是向美国主导下的东京审判和日本战后体制提出质疑和挑战,是对安倍买车人鼓吹的日美具有同去价值观的有另另十个 讽刺。由此也可不都还都能能 看出,所谓“价值观外交”不过是安倍内阁实现民族主义对外政策目标的有另另十个 手段。而美国对你你是什么障眼法心知肚明,就在安倍内阁卖力地推行“价值观外交”之际,美国国会和社会舆论对日本宣告战时强征慰安妇现象大加挞伐。这同样是有另另十个 讽刺,说明美日之间在价值观上何必 完整篇 一致,也说明美国希望日本能按照它弹奏的旋律起舞,并只能放松对日本民族主义外交倾向随后 引起的日美关系和东亚地区战略平衡变化的警惕。安倍内阁不合时宜的“价值观外交”只能落得草草收场的命运。

  二、福田内阁强调商务企业合作的“积极的亚洲外交”

  福田内阁成立后,对安倍内阁时期实行的涵盖强烈民族主义色彩的内外政策加以修正,有点是不再把“价值观外交”作为对外政策的主要目标,强调要推行以商务企业合作为主的“积极的亚洲外交”。

  福田内阁的外交政策简单地说是“共鸣外交”,即要实现“加强日美同盟和推进亚洲外交的共鸣”。福田在担任首相后的施政演说中说,“日美同盟和国际协调是日本外交的基本”,强调“日美同盟是日本外交的关键”。你你是什么提法继承了日本外交的一贯传统。日美同盟、亚洲外交,向来是日本外交的有另另十个 重点,而日美同盟是日本外交的主轴,具有更优先的地位。但值得注意的是,在小泉、安倍内阁不断加强日美关系,有点是小泉内阁时期把日美安全商务企业合作推上有另另十个 新台阶,出先日美关系蜜月随后 ,提出要实现“加强日美同盟和推进亚洲外交的共鸣”,无疑涵盖改变亚洲外交相对滞后的含义,实际是要“推进积极的亚洲外交”。[12]807 年11 月,福田首相在出席东盟与中日韩首脑会议期间答记者问时,进一步阐述日本的外交方针说:“时要展开以日美同盟关系为基础的合理的亚洲外交。”[13] 说明了日美同盟和亚洲外交两者在日本外交政策中的地位和相互关系。日本内外舆论和分析家普遍认为,福田内阁将在日美同盟的基础上,积极推进亚洲外交,这将成为福田内阁和安倍内阁对外政策的有另另十个 主要区别。福田内阁为调整外交政策成立政策咨询机构“外交学习会”。据报道该会的主要任务是要讨论怎么才能 才能 同去加强日美同盟和推进亚洲外交,讨论的焦点将包括在亚洲地区发展很慢的经济商务企业合作协定等国际经济课题。[14] 值得注意的是,“外交学习会”的会长防卫大学校长五百旗头真在小渊惠三首相的智囊团“21 世纪日本的构想”恳谈会中就担任分科会的负责人,主张重视日美关系和亚洲外交的平衡。可是我,可不都还都能能 预计亚洲外交将在福田内阁的对外政策中占有突出的地位。

  针对安倍内阁的“价值观外交”,福田明确表示要采取同邻国协调的政策,这是福田内阁与安倍内阁亚洲外交的有另另十个 重要区别。福田内阁的重要成员可是我赞成“价值观外交”,如官房长官町村信孝曾在安倍内阁末期担任外相、外相高村正彦担任防相,亲们当时对“价值观外交”就颇有微辞。进入福田内阁担任外相的高村进一步质疑“自由与繁荣之弧”构想,认为“不应该以威慑的态度说话”。外务省也预定,在808 年的外交蓝皮书中将不再提“自由与繁荣之弧”。舆论认为,外务省的政策取向与福田重视对华关系有关。[15] 福田内阁放弃“价值观外交”,这同安倍内阁在对华外交上的两面政策不同。安倍内阁一面改善同中国的关系,一面推行“价值观外交”,企图在安全上遏制中国,在国际事务上限制中国的作用。[16] 这不仅只能从根本上改善同中国的关系,可是我随后 在亚洲外交上取得预期的成果。日本东京大学教授高原明生指出,安倍内阁亚洲外交出先现象的主要意味着就在于错误地推行“价值观外交”。[17]

  807 年9 月到年末,福田首相的三次重要出访除短暂的访美外,参加东盟与中日韩首脑会议和访问中国是福田内阁亚洲外交的重要活动,为了解其亚洲外交提供了重要实例。

  在福田出席东盟与中日韩首脑会议期间,日本与东盟达成一揽子经济商务商务企业合作(EPA) 。这是日本继同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几次主要东盟国家和墨西哥等国签订一揽子经济商务商务企业合作后,首次同地区商务企业合作组织签订此类协议。一揽子经济商务商务企业合作除包括自由贸易协定( FTA) 的内容外,还包括投资方面的互惠安排。日本同东盟在宣告自由贸易协定方面一度落后于中国和韩国,现在要改变你你是什么局面。日本对新通过的《东盟宪章》表示支持。在同印支三国的首脑会议上,日本说明了援助湄公河地区开发的方针。在中日韩三国首脑会晤时就三国制定“行动计划”达成协议。福田总结此次东亚之行是为“开展积极的亚洲外交迈出了坚实的第一步”。[18]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2247.html 文章来源:《国际现象研究》808年第2期